欢迎访问:久久热视频/这里只有精品-99热在线-官方网站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最新添加

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春色  »  沈慧茹的淫乱故事1-9

沈慧茹的淫乱故事1-9

09-27   来源:97aisese.com   点击:加载中

简述:...


沈慧茹的淫乱故事

作者:不详 字数:40318字

(1)—办公室乱交

沈慧茹是一个喜欢变装的男人,但天性淫荡的她十分渴望当一个女人。

慧茹在一家外企上班,在公司大家都知道她是一个变装女妖。

因为时常可以玩弄她,所以大家也不排斥,反而在公司里,慧茹十分的受欢 迎。

话说沈慧茹公司本来是没有穿制服的,最近他们的色老头总经理说要她买制 服来穿,还指定要买像空姐制服的ol套装,裙子膝上五公分还嫌太长. ol套 装配迷你裙?又不是拍ol片。

但慧茹后来想想觉得开高叉也是不错的选项啊,配上穿条丁字裤,一掀起来 就可以看光光又可以方便插入,真是个好色的老头子。

过两天慧茹就去买一件裙子,是这套粉红色的,特意改成比原先设计的还要 高叉,只要一弯腰就能看到她肥嫩嫩的大白屁股。

今天沈慧茹的小屁眼又被公司的人玩弄!

慧茹今天一进家门就开始清理自己大腿内侧,似乎有很多精液乾掉的痕迹, 脱下裙子,摸着自己被干的有些松垮垮的屁眼。

原来今天沈慧茹不是被总经理带去客户那边谈生意,而是今天一整天都在公 司里被人玩弄……

今天一到公司,主管就说现在起穿制服时不准穿内衣,后来总经理叫慧茹去 帮他处理文件,他看到慧茹的奶头凸起来,就叫她把衬衫脱掉,还要慧茹打开一 个叫做「燕燕」的资料夹.

燕燕是跟慧茹一起被公司录用的同学,和沈慧茹一样,也是一个喜欢变装被 调教的美女。

燕燕比慧茹瘦一点,不过胸部都差不多,他们是一起去国外做的手术。

(沈慧茹160公分、50公斤、34c+,燕燕163公分、45公斤、 34c)。

那个资料夹全部都是她被总经理和同事玩弄的照片跟影片。

沈慧茹摸着自己今天被玩到松掉的屁眼,平时大多只有总经理弄她,而且沈 慧茹还嫌他老二太小。

但今天在公司里同事跟客户一起比赛插慧茹和燕燕的屁眼哪个比较爽,还插 了一整天。

燕燕很慧茹可都是难得一见的大美女,他们像a片一样,两个变装美女一起 被很多人玩。

慧茹当时在总经理室时,衣服被扒到只剩领巾和裙子,连内裤都被总经理脱 了,不过出乎意料的,他只要慧茹口交,没插屁眼,不过这次慧茹舔总经理老二 的样子被拍下来了。

后来就放慧茹回去办公室工作,当然没有让慧茹把衣服穿回去。

慧茹回到位子上时,嘴上还挂着总经理的精液,看看四周,发现公司只有她 跟燕燕两个人,而且燕燕已经只穿着套装外套和一件丁字裤在办公。

她早上穿的丝袜不见了,而在她翘起屁股的时候,发现燕燕的屁眼张开着里 面被塞的满满,黑色丝袜的袜头就悬挂在屁眼的外面。

后来一名男同事从会客室走出来对她们说:「总经理叫你们先进会客室把屁 眼弄湿一点,客户想看你们互玩,他等下就过来拍你们。

原来刚才总经理没有中出慧茹,是因为有客户要来签约,要让客户先来的样子,只要门不停下来,电流就不会停下来, 也只有等电流停止下来,燕燕才会停止高潮,当她精液喷完之后,接着便失控不 断的开始喷尿,屁眼里疯狂转动的假阳具好像要把她的直肠缴烂一般……

等一切恢复平静之后,满头大汗的燕燕对着慧茹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这里的客人很喜欢在一进门就能听到我的叫春,所以他们故意才不堵上我的嘴 巴。」

慧茹看着燕燕流满汁水的下身,说:「那要是客人多的话,你不就惨了?」

燕燕苦笑着回答:「嗯……晚上营业高峰期间,我的叫春声基本从来都不会 停止的。更可恶的是有些客人会带着自己的宠物(多数是调教好的人形女犬)一 起来我的俱乐部,有时他们会把宠物拴在玄关,而没有带进俱乐部,于是那些无 聊的宠物们就会以玩我这个老板娘来消磨时间,我总是被这些低等的奴隶们推过 来踢过去,让我一直被强烈的震动和巨大的电流刺激着,整个玄关里面充斥着我 的浪叫……」

「直至变成惨叫……」慧茹插嘴的说道。

「有好几次,那些宠物们把我玩到体力不支昏厥过去,再要求俱乐部的服务 员,把门口的玩具换一下。当我从橡胶床里面被取出来后,我店里的其她女服务 员就被安装了进去,直到她们变成同我一样的下场。」燕燕说完,慧茹发现这个 骚货的阳具又一次勃起了。

「嘿嘿……」慧茹此时心里想着,什么时候自己也能来当一次这个门就好了。

「对了,你还没有见过那些人型女犬吧,她们的模样就和我们几年前在坟地 被人当狗玩时的样子差不多,不过她们可是自愿当母狗的哦!」

燕燕说的话让现在的慧茹并不感到有多么的吃惊,因为她的内心早已经是一 条不折不扣的母狗了……

慧茹在燕燕的老家决定多待上一段时间,因为她发现自己好像喜欢上了燕燕 的这家俱乐部。

之后的日子里,她几乎每天都呆在燕燕的俱乐部玩着各式各样的新奇玩具。

在燕燕的指导下,慧茹也客串了几回店里女服务员的角色。

燕燕领着慧茹,到玄关的尽头,慧茹看到俱乐部的迎宾台设在那里。

「因为我们俱乐部实行严格的会员制,没有会员卡是不能进入的,不过在玄 关入口免费玩我这个老板娘除外,呜呜……」燕燕假装委屈的说道。

「迎宾台上有一部识别视网膜信息的机器,只有通过检测,确认为会员,迎 宾小姐才会带你进入俱乐部内部。」出乎意料,这家俱乐部竟然还有那么先进的 玩意。

「迎宾小姐都是我亲自挑选的美女,统一的兔女郎装,穿着束腰的她们看起 来三围恰到好处,该大的大,该小的小。只不过上衣是长袖连手套样式的,以便 在客人们用器械或者绳子捆绑她们的时候保护手和手臂。」燕燕说到这里的时候, 不禁有些得意。

接着燕燕向慧茹解释那些女郎身上的其他装备,「一般她们都戴着单手套, 单手套下端被扣在贞操带的d型环上,不能自由活动。贞操带里面当然少不了遥 控震动棒和肛门塞,特制的连裤袜带着网眼花纹,在灯光下又闪着粼粼肉光,走 起路来会发出摩擦的声音。12厘米的高跟鞋在脚踝的地方上了锁,锁头之间还 连着一根只有20厘米长的精钢细锁链,没有在总台拿到钥匙是打不开的。皮制 的颈套上挂着四个d型环,使她们的脖子无法自如的转动。大红色的马具式口塞, 直径5厘米,女孩子嘴都比较小,没有手帮忙的话,就算打开了扣在脑后的搭扣, 光用舌头也是顶不出口塞来的,口塞外面还有一个金属环,以便把她们固定在各 种需要的位置。」慧茹听的连连称奇。

她发现在迎宾台的后面,还有一根不锈钢管串着一串被紧缚的迎宾小姐(穿 在她们口塞上的金属环),每当确认会员来到,系统会按来宾的多少自动分配一 个或数个迎宾小姐从钢管上摘下来,让她们带领客人进入俱乐部,并按客人的要 求引导他们到适合他们口味的房间或大厅。

「慧茹!」

看的有些入神的慧茹听到燕燕叫她,忙转头看着她。

「今天你要在这里做一次特别的迎宾小姐,那可是我这个老板娘级别的哦!」

在燕燕的指导下,慧茹被安装在迎宾台的对面,燕燕帮慧茹穿上黑色的紧身 衣、丝袜以及长靴,把小腿折到大腿根部用宽带子绑牢,双手在背后戴着单手套, 然后慧茹屁眼再被插到一个像大的烛台一样的台子上,这台子上有一长一短两根 棒子竖着,短的当然就是插在慧茹屁眼里的,有5厘米粗啊,但对慧茹来说这已 经不算什么,那根短棒很快的全根没入慧茹的肛门内。

长的一根让人可以用束带把慧茹全身紧紧地固定在这个台子上面,在长的棒 子的顶端,有一个玻璃缸,放下的时候,正好可以盖住慧茹的头,可以清楚的看 到画着淡妆的慧茹。

而慧茹在被安装在这个台子上之后,就被戴上了一个中空的用橡胶环做的口 塞,橡胶环内部有钢丝,让慧茹的嘴还能够略微改变口腔的大小,但是说话还是 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台子的底座上有两个投币的孔,可以向里面投一元的硬币,如果投左边一个 孔的话,慧茹头上盖着的玻璃缸就会向后掀起,投币的人就可以任意地用慧茹的 嘴为他服务,而且投币一次可以使用30分钟,要知道,在燕燕的俱乐部里面, 每小时最低消费是一千元,而慧茹被设定成每口交半小时收费一元,而且在半小 时内人数不限,这样的设置让慧茹感到自己是店里最贱的女人,最不值钱的一个 骚货。

而在慧茹右边的一个孔,也可以向里面投一元的硬币,投进去之后台子上一 长一短两根棒子就会在马达的驱动下前后摆动,插在慧茹屁眼里的棒子也会在摆 动的同时上下抽插。

硬币投得越多,频率就越快。

不止如此,如果要是投满100元硬币的话,机器就会弹出一粒弹珠,那个 有玻璃弹珠大小的珠子,是用来惩罚慧茹尿道用的,客人会把拿在手里的珠子毫 不留情的塞进慧茹的龟头里,直至尿道深处。

那样的话,慧茹就连高潮射精的可能性也没有了。

在燕燕开门营业后不久,一个四川来的客人一下子在两边的孔里各投了10 00元。

真无法想像他哪里来的那么多硬币,一千个啊!

而原来的设计设定是投加的余额不被用完的话,加在慧茹身上束缚是不能解 开的,而当慧茹在上面像拨浪鼓一样摆动了六个多小之后俱乐部的工作人员才发 现按设定慧茹还要继续摆动九十多个小时才能停下来。

而且慧茹的尿道里被客人塞满了珠子,珠子撑得尿道在外面隆起一个个的大 包,「呜呜……高潮……高潮……」虽然慧茹嘴里不断的叫喊着达到快乐的顶峰, 可是自己被塞满的鸡巴丝毫没有滴出一点精液,这种压抑的感觉,让慧茹感到头 皮发麻,全身的汗毛都好像竖了起来,口里呜咽的喊道:「让我……射……射精 ……精…好!……好痛苦啊!……」

最后慧茹终于崩溃了,她翻起白眼,眼泪和鼻涕不受控制的往下流,嘴角的 唾液大滴大滴的往下淌,嘴巴张大但已经失声,屁眼里的排泄物淌满了桌子,那 是她真的失禁了,身体不断痉挛抽搐。

燕燕看着慧茹的样子,也着急了,她吩咐店员用了各种工具都没能使机器停 下来,而电源又是内置的,不得已只好把已经满脸精液的慧茹抬出俱乐部,必需 把窝和机器一起运到制造这台机器的「上海特别机械制造所」,找制造者教授, 他应该会有办法把慧茹解救下来……

(9)—加油站的调教

幸好燕燕解救的及时,慧茹才没出什么意外,在燕燕的家里休息了1天,身 体很快恢复了过来。

不过时间飞逝,还有3天,自己的假期就要结束了,她必须回公司继续工作, 慧茹只好依依不舍的和燕燕道别后出发回家。

慧茹开车一路行驶,虽然燕燕的老家离开现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有很长的一段 距离,开车起码需要一天半的时间,可是慧茹还是选择了自驾旅行。

那天傍晚,她在回城市的路上,到一间餐厅用餐,餐点非常美味,慧茹一边 用餐,一边在桌底下自慰,她现在真的是无时无刻都离不开性爱。

在达到高潮的时候,她紧紧咬着鸡腿,让自己不致於叫出声音来,她本想就 这样给自己泻火,可事实证明这样反而让她越来越饥渴。

当晚她决定先在前面的小镇找家旅馆安顿下来,看看时间已经很晚了,路上 她经过一个小小的村庄,这个村庄附近十分荒凉,离慧茹要去的小镇还有很长一 段路,而也就在这个时候,慧茹的车子发出巨大的噪音,车子一阵晃动后就熄火 了,再也发动不了。

慧茹下车看看周围的环境,发现这里只有一间酒吧、小小的修车厂、小商店 和十几幢房子,其中只有酒吧的灯是亮着的,这个时候是晚上十一点半了。

慧茹决定走进酒吧碰运气,来到里面,这是一间老旧的酒吧,里面还有十一 个男人,年龄从十九岁到五十岁都有,他们全都在打量着慧茹,慧茹穿了一件很 短很紧的迷你裙,黑色的丝袜和一双黑色的长统马靴,她这种打扮,不让人注意 都不行。

很幸运的,那个修车厂的老板就在里面喝酒,慧茹走到他的身边,他看到慧 茹,眼睛一亮。

慧茹和他说了自己遭遇,他放下手中的酒杯出门先看看车子的情况。

她们走到车前,打开引擎盖,他看了看车子的引擎,摸了几下,然后告诉慧 茹,说:「你的车子可以修,但是要花点功夫,可是今天是周末,要是你想修的 话星期一再来吧……」他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

慧茹气得要命,知道他是存心刁难,如果这样的话慧茹就不能准时上班了, 另一方面今天晚上要住在哪里,这才是慧茹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男人看出慧茹为难焦急的心情,邪恶地笑着说道∶「这样吧,我是一个赌鬼, 我们来赌一把怎么样?丢铜板吧,如果是字那一面,算你赢,我明天就帮你修车, 而且不收钱;但是如果是人头这一面,那算我赢,你今晚可以去修车厂旁边的一 个小房子里过夜,但是在那之前你则要陪我过周末。」

他这句话让周围的人都开始起哄。

「不!」慧茹首先拒绝了他。

那个修车的耸耸肩,说如果我不愿意就算了。

「等一下!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慧茹把身子挡在男人的面前∶「这不够公 平,如果你赢了,你还是要免费修车,而且要在星期日的中午修好,这样我就答 应你。」

他想了一会儿,然后大笑着同意。

慧茹知道自己可不想这几天都睡在车上,她又在想,这样做的话不论是赢是 输,我修车都不要钱了。

但是反过来想,她可能会被轮奸好几天!

可这点慧茹并不担心,她喜欢性交,而且迫不及待!

接着慧茹要那个修车技工扔铜板。

铜板高高地飞起,掉在地上不住地旋转,转了几圈之后,铜板停了下来,是 人头朝上,那个技工露出笑容,掏出一串钥匙交给慧茹,「这是那个房子的钥匙, 不过你要先过了今晚才能使用……哈哈……」

慧茹回答:「好吧,我愿赌服输。」

那技工仔细地打量了慧茹一会儿,然后说:「这几天你是我的奴隶了,你要 完全服从我,现在,你先把衣服给我脱了。」

当慧茹开始脱衣服时,所有的人都盯着她,慧茹拉下衣服的拉炼,让衣服跌 落在地上,男人们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现在慧茹的身上,只有丝袜、吊袜带和 鞋子,乳房、胸部和私处全都展露在众人的面前。

「哇!这婊子竟然是个人妖!」人群里不禁有人发出赞叹。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那么美的变装女人,这婊子看起来身材真棒,你看他的 鸡巴,还勃起了,她自己也很兴奋吧!」男人们七嘴八舌的说着污言秽语。

那个技工对慧茹说:「我就喜欢像这种变装骚女人,随时准备被干,所以都 不需要穿内衣裤。」

他将慧茹的衣服扔给酒保,叫酒保把她的衣服收好,因为慧茹接下来这几天 都再也用不着穿了,他转头告诉慧茹,这几天她什么都不准穿,而且他走到哪里, 她就要跟他去哪里,他要带她走遍这个村庄的每一个角落,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她 是个多么淫荡的变装骚货。

「不要!你怎么可以……这样!啊!」慧茹提出抗议,

但是那个技工在她还没讲完之前,就用他又厚又大的手重重地掴在她的屁股 上,说道:「给我闭嘴,你这个婊子!这几天你就是我的性奴!我想怎么对你那 是我的自由!」。

技工朝慧茹晃着手里的硬币,「是的……」慧茹委曲地说道。

又是一个重掴,「是什么?」那技工恶狠狠地问道。

「是的,主人。」慧茹的眼角泛着泪光。

酒吧里的人放声大笑,慧茹的脸和她的屁股一样地红。

「很好,」那技工说道∶「现在躺到那张桌子上,把腿张开。」

慧茹顺从地往那张桌子走去,她的乳房不住地在她的胸前晃动,走过男人们 身边时,他们都伸出手来吃她的豆腐。她爬上桌子躺下,张开双腿,让每个人都 看到了她红肿勃起的龟头和有着漂亮粉红色的屁眼。

那技工走到慧茹面前,先用手摸了摸慧茹的阳具,然后用一只手指顶住慧茹 龟头。

「哟,你这婊子的这玩意也和我们的不一样嘛……」慧茹羞耻的看着男人的 手指一点点戳进自己的龟头,她知道男人正在羞辱她的马眼为何如此的宽大。

前几日在俱乐部被人用珠子塞进尿道后,慧茹明显感觉阳具的马眼又被撑大 了许多。

「呜呜……」龟头的酸麻感传遍全身,一只手指进去,又插了第二支手指进 去,「呜呜……不行了!不行……会涨坏的!」慧茹感觉自己的尿道快要被手指 撑裂,前列腺分泌出大量的润滑液体。

「嘿嘿……想不到你这个婊子还会流淫水,而且一流还流那么多,比真女人 还骚!」男人的另一只手顺势摸着她的乳房。

他用力扯慧茹乳头,「啊……啊……」慧茹不禁叫出声来。

「嘿,婊子,你的龟头现在都能插进2根手指,那么你的屁眼是不是能插更 多根手指呢!一定让很多男人干过吧!」

「是的……主人……」慧茹喘息着道∶「我的屁眼……屁眼起码能插四根手 指,而且我……我被好多好多男人干过了……他们还都说我的屁洞很有弹性… …」

慧茹在那技工的指奸和自己言语的羞辱下达到高潮,大量的精液从睾丸挤进 尿道,可是恰恰却又被技工的手指给堵在了中间。

「啊!!好难受……好……好难受!求求你!求求你!让我射出来……来… …啊……」慧茹痛苦的扭摆腰臀,她高潮的精液竟然被手指堵在档口喷不出来。

「哈哈……哈哈哈……」周围的人发出一阵哄笑声。

技工还想再折磨一下慧茹,他用手指好像玩弄女人的小穴一般,在慧茹尿道 里来回做着抽插的动作。

「呜呜……不要……啊!会坏掉的……不要啊……」

「嘿嘿……谁叫你这个婊子发骚了……」

「呜呜……停手……我要……我要死掉了……」慧茹全身痉挛,大腿颤抖个 不停,额头不停冒着冷汗。

「求求你……主人!求求你!我我……真的不行了……」慧茹的哀求声越来 越急促,渐渐声音也变得颤抖。

「噗吱!」一下,技工瞬间把手指抽出尿道,一注白色的浓浆瞬间飙到空中, 射出几米远。

「啊……啊…………」长长的哀淫浪叫。

慧茹终于完成了高潮,高潮过去之后,技工伏在慧茹的双腿之间,用他的舌 头上下舔着她的屁眼,然后将舌头伸进屁眼之中,用舌头干着慧茹。

酒吧里的人开始起哄,一个家伙说:「刚才这婊子射的不算很多,她马上就 会再一次高潮射精!」

是他说得没错,慧茹马上又得到一次强烈的高潮,她的精液溅在那个技工的 脸上。

那个技工站了起来,他告诉慧茹:「从现在起,轮奸正是开始!」他把他的 大鸡巴粗鲁地插进慧茹的屁眼里,狠狠地干她。

「从现在起,你是一个奴隶!」那个技工边干边说∶「你会被彻底奸淫,我 干完你之后,我的朋友们会再玩玩你的身体,知道吗?」

「是……是……是的……主人……」慧茹呻吟应道。

接下来的四个小时,肉棒不断地插入慧茹的每一个肉洞,许多时候,慧茹的 屁眼、嘴,同时都有一根鸡巴在抽送,大量的精液不断地注入她的直肠和食道。 男人们拖着慧茹甚至将她抬到任何地方去轮奸∶桌上、吧台上、户外的汽车引擎 盖上,有几个人还将慧茹拉到后面堆放垃圾的地方,在垃圾车上干她。

四个小时之后,慧茹的身上都是精液、啤酒和灰尘,而且还有不少的瘀血和 抓痕。

第二天早上,技工被做早餐的声音吵醒,原来昨夜慧茹被轮奸之后就睡在地 板上,慧茹现在正在为她的主人做早点。

那技工吃完早点之后,又要慧茹帮他吹喇叭,然后又奸了一次屁眼。

他干完慧茹之后穿好衣服,带着慧茹和他一起出门。

那技工还是不让慧茹穿衣服,只让她穿着丝袜和高跟鞋,那双穿在脚上的丝 袜是新的,原来那双沾满精液的旧丝袜,现在正结结实实的塞在慧茹的屁眼里。

他告诉慧茹,他有很多工作要做,要慧茹一直陪着他。

那一整天,慧茹走遍了整座村庄,让整个村庄的人都对她的胴体看了个够。

「这骚货实在是太不要脸了,你看她屁眼里塞了什么?」

「哇肏!是丝袜,还留着精液!」

慧茹走到那些好奇的人们面前,还不知廉耻的扒开屁眼,让他们更看清楚塞 在自己屁眼里那双满是精液的丝袜。

有些男人很幸运,那个技工让他们可以和慧茹性交一次,有时那技工也会指 定慧茹去帮某个人吹喇叭。

女人们则是很看不起慧茹,对着慧茹骂道:「贱货、母狗,小妓女,像你这 种不要脸的变装女人,怎么玩都可以!」

慧茹感到又羞又恼,她从来没有被人这样侮辱过。

「不许顶嘴,你这个婊子,那些姑娘说的没错,作为一个不要脸的母狗,你 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在慧茹主人的要求下,她微笑着接受女人们的辱骂。

下午的时候,一个女人说像慧茹这种变装骚货应该被放在村民广场上,於是 慧茹被带往村民广场,村民们把她的手绑起来,再将她吊在广场中心的台子上, 一个牌子挂在她的脖子上,上面写着∶「这是我们对待母狗的方式」。

她一直被吊了好几个小时,在她被吊的时候,不停地有男人上台来干她的屁 眼,干完之后再接着把那双丝袜塞回她的屁眼,那双丝袜就好像一个塞子,慧茹 直肠里的精液就越来越多,她的小腹渐渐隆起,台下一大群的观众拍手叫好。

而慧茹的乳房和乳头也一直是大家攻击的重点,她的乳头变得又硬又肿,有 时女人们上台鞭打她的屁股,口中还不乾不净地骂她是个臭妓女,使得慧茹的屁 股和大腿上都是一道道的血痕。

这个时候,技工上台看看她,「你还是觉得你赌这一把是对的吗?」看她没 事,技工挖苦地问道。

「王八蛋,」她咒骂道∶「我想你一定很喜欢看到我被这样折磨!」

技工大笑∶「我想你一定很过瘾,别忘了,你是一个大贱货。」

「没错,我的确是。」慧茹答道。

慧茹从来没有这样放肆的回答问题,在这个没有人知道的村子里,慧茹完全 释放了自己变态的淫欲。

技工转身下了台,留她在台上让大家尽情享用。

最后,他们将慧茹放了下来,她的主人允许她洗个澡,当慧茹洗好澡后,技 工帮她把屁眼里的丝袜取出,并排干净了留在她直肠里的精液,但她还是只能穿 着高跟鞋,全身仍是一丝不挂。

这一次他又给了慧茹一条狗项圈,要慧茹戴上,慧茹一戴好,他就拖着狗炼 将慧茹拉到酒吧参加派对。

他牵着全身赤裸的慧茹上了台,向所有人宣布∶他的奴隶今夜将会娱乐所有 参加派对的人!只要他们愿意,想怎么玩她都可以!

他的话才一说完,慧茹马上被一群年轻人牵着狗链,拖到他们的桌前,被他 们重覆轮奸两个肉洞。

当然她的鸡巴也没有被人放过,不停的有人往她的尿道里插着手指或是异物, 高潮时精液被堵在当中,爽的慧茹直翻白眼。

有两个人带了他们刚满十六岁的儿子过来,这两个孩子还是处男。

那技工说:「今晚你们实在是太幸运了,能让这个变装骚货成为你们的第一 个女人。」

两个小男孩向慧茹冲去,一个干她的嘴巴,另一个干她的屁眼。最后,一个 射在慧茹的嘴里,另一个射在她的屁眼里。

两个小处男干过慧茹后,一个男人被大家推了出来,他脱下他的裤子,他的 鸡巴又粗又长,几乎和慧茹的手肘一样大小。

慧茹想∶这里的女性村民没有人愿意嫁给他,因为这个尺寸实在是太大了。

不过所有的村民都催着他去奸淫慧茹,他们想看看那么大的东西能不能插进 慧茹的屁眼里?

而慧茹的屁眼会不会被撕裂?就算不会撕裂,把她的肛门撑开,再也合不起 来也是一件很好玩的事。

当那个男人开始插入时,慧茹痛彻心肺地狂叫,不过那个男人完全没有住手 的意思,他一直往里捅,直到他的大睾丸撞到了慧茹的屁股。

慧茹此时已经叫不出声音了,那男人干到射精的时候,慧茹差不多已经失去 了知觉。

当每一个男人都干过慧茹的2个肉洞和玩过她的尿道,起码一次后,她的主 人将她抱到室外,要她躺在泥巴地上,他要尿在她身上。

慧茹乖乖地躺在地上,那技工掏出老二,慧茹在滚热的黄色液体下扭动着身 体,混合着身上的精液、啤酒和灰尘,其它的男人见到了,也想上去玩玩,於是 他们围着慧茹,纷纷往慧茹身上撒尿,尿水顺着她的胸部、流过她的小腹,到到 她的双腿之间,和她龟头、屁眼里不断渗出的精液混合在一起。

一个男人抓住她的头发,要慧茹把嘴张开,他和好几个男人直接尿在慧茹口 中,强灌慧茹喝下他们的尿。

当他们尿完之后,他们又把慧茹拖到旁边的一棵大树旁,他们把慧茹的手腕 绑起,将绳索挂上树枝,把慧茹吊起来,接着他们又将慧茹的腿张开,搬了两个 沉重的铁块来,把绳子绑在左右两个铁块上,慧茹呈大字型吊在空中。

他们又拿出一根绳子,把一块小石头绑在绳子的末端,另一端则机在慧茹的 龟头上,这样慧茹的鸡巴被石块的重量,硬生生的给拉长一大截。

「呜呜……痛……鸡巴,鸡巴要被扯掉了!」慧茹痛苦的哀求。

她身上的精液和尿水在风中慢慢乾涸,她被轮奸、被虐待,越是粗暴的干她, 她会更加兴奋。

那夜她就被挂在树上,男人和女人们想玩她时,就过来玩弄她,有些人过来 干她的屁眼,有的人只过来撒尿在她身上。

女人们则是用啤酒瓶或是任何能找到的东西,拿来插慧茹的肛门,直到她高 潮为止,或是她用用皮带抽打慧茹的乳房和私处,听着慧茹的哭叫声,总是让她 们哈哈大笑。

到后来,女人解下了绑在慧茹鸡巴上的石头和绳子,慧茹心里松了一口气。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啊!不要那样真的不行!会坏掉的啊!」女人接着 就把那块粗长的鹅卵石硬生生的塞进了她的龟头,堵在她的尿道之中,细小的马 眼撕裂般的撑开一个小口,涨红的小嘴不停吐着淫液。

「哈哈,你这婊子总有一天,这根鸡巴都能让男人当屁眼来插!到时候看男 人直接把精液射进你的睾丸里,还不把你给爽死!」女人看着慧茹痛苦的样子, 调笑的说道。

脑海里浮想自己真的被男人抽插鸡巴的画面,低头看着自己被撑大的马眼, 龟头的刺痛伴着一阵阵的酥麻,快感让慧茹感到一股股的眩晕……

第二天一大早,技工已经把车子修好了,他把慧茹从树上解下来,慧茹的身 上到处都是乾了的精液、尿水、泥巴和啤酒,而且身上到处都是咬痕、抓痕和皮 带抽打的血痕。

技工将慧茹扶到浴室,让她洗了个澡休息一下,技工果然没有收慧茹的钱, 他说这是慧茹付出努力应得的报酬,他还问慧茹,做了两天的小村奴隶过不过瘾?

被轮奸了这么多次、虐待这么久,是不是满足了?

慧茹对着那技工说道:「说实话,我向来都渴望是这样被别人玩的,我现在 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了性交,特别是当一大群人轮奸我,我会更加兴奋,而那些 也参与调教我的女人,我想她们只是嫉妒我能由其中得到这么多快感,而她们不 敢去尝试而已。」

当慧茹要开车离开时,那技工来对我们告别∶「慧茹,你真是一个难得的荡 女,有机会你一定要回来,乡亲们一定会给你更多乐子的。」

慧茹大笑,说:「下次如果我的车再坏了,如果你还愿意免费帮我修车的话, 我一定会回来的。」

慧茹开车直接回家,她觉得自己越来越淫荡了。

她承认自己一直很喜欢性交,但是这种玩法应该已经是极限了,而且这两天 把她的屁眼和尿道弄得痛得要命,起码要一周之后才能再玩这么激烈的游戏。

                      【完】  >]


评论加载中..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99re久久热视频 99re久久热最新地址获取 超碰在线观看 97影院 97韩剧网 啪啪啪 日日啪]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WARNING: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版权所有2013-2016